广告位
产品搜索
 
巧言利色 996,让谁情何以堪
作者:作者2    发布于:2019-04-22 12:01:25    文字:【】【】【
摘要:早9点到晚9点,一周上班6天,有一种上班模式被称为“996”。原本一些企业不成文的“潜规则”,却在2019年初突然成了热词。 先是年初一些互联网企业堂而皇之宣布实施“996”工作制,程序员群体发起“996·ICU”项目,提出“工

早9点到晚9点,一周上班6天,有一种上班模式被称为“996”。原本一些企业不成文的“潜规则”,却在2019年初突然成了热词。

先是年初一些互联网企业堂而皇之宣布实施“996”工作制,程序员群体发起“996·ICU”项目,提出“工作996,生病ICU”的口号,号召抵制“996”;近期又有一些明星企业家挺身而出为“996”辩护,在互联网掀起了论战。

明显违反《劳动者权益保护法》的“996”,为何会成为辩题,进而引起争论?

“996”的辩护者是高明的,他们将“热爱”“奋斗”“对未来负责”与“996”捆绑在一起,划上等号,将反对者、抵制者,甚至守法者斥为了“不思进取”“不负责任”。

这样的辩护是很有蛊惑性的,辩护者试图建立这样的逻辑勾连——“996”就是奋斗,幸福是奋斗出来的,所以不“996”就没有幸福。

胡适说:“你的空闲时间,决定了你的人生高度。”几乎挤占了所有空闲时间的“996”,限制的是人生的高度,扼杀的是人生更多的可能。

如果被“996”占据了整个生活,作者余华可能还是牙医余华,歌手毛不易可能还是护士毛不易,中国的IT先行者王江民不会开发出防毒软件,即便是“996”最著名的辩护者,是否还能一面做教师一面创业,也要打上一个大大的问号。

“996”不是“奋斗”,如同拉磨的毛驴,不管被鞭子抽着拉了多久都不能算奋斗。“奋斗”必须要有自己认同的目标,对实现目标的路径有思考、有选择,对实现目标有行动。

目标不同,工作的意义也不同。公司的目标,与个人的目标能统一固然很好。但现实是,能统一的往往是企业的负责人。对于更多的人,工作只是赚取工资,实现自己奋斗目标的途径。

或许有企业家会说,他的企业不要目标与公司目标不一致的人。但多样性决定了一个生态系统是否健康、是否强壮。而“996”正是在扼杀这种多样性。

“996”挤榨着每一点时间、每一滴精力,让人们必须讲究效率,必须要有更强的目的性——以最快的方式到公司,以最快的方式愉悦自己,以最高效的方式休息,以最高效的方式承担家庭责任……于是碎片化取代了深度。对美好的感悟,不再是一首小诗,而变为了朋友圈的一张图片;对孩子的爱护,不再是交流,而是住宿制的学校,与上不完的辅导班。

“996”之下,是人们选择的趋同,因为人们几无做出不同选择的资源。一个无法按照自己意愿进行选择的人,又如何成为“996”辩护者所称的“负责”的人?

“996”决不是其辩护者宣扬的“福报”,它是个人之祸,更是社会之祸。剥离其辩护者为它粉饰的所有“大词”,它只是贪婪的同义词,是一些企业管理者企图将企业“极权化”的赤裸裸冲动。

该谈利益,却只谈理想,就是在耍流氓。企业依法经营,让企业获得发展,让员工成就人生,才是国家之幸、社会之福。

脚注信息
 Copyright(C)2013-2015 家具公司成品网站演示